瑶族百科

广告

瑶族起源有哪些人类学根据?

2011-11-24 07:53:42 本文行家:赵明8

现代人类学从语言、考古资料、民族学、体质人类学等方面研究人类各民族的起源、迁徙和分布。语言作为人类思维和交际的工具,是文化的载体,又是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构成瑶族主体语言的瑶语支语言、苗语支语言共属于同一个有亲缘关系的语族——苗瑶语族,清楚而确切的表明了苗族、瑶族的共源关系。盖语言作为交际工具其重要特征是有相当的稳定性,不因社会的急速变化而发生急剧变化。虽然经历了数千年发展,苗语、瑶语已分裂成两个

 

DNA分析图:东亚及亚太人群Y染色体单倍型系统演化关系(黑点表示突变的位点,H1-17分别表示单倍型1-17。红字标识的H6-12为东亚特异的单倍型——引自Jin and Su,2000)DNA分析图:东亚及亚太人群Y染色体单倍型系统演化关系(黑点表示突变的位点,H1-17分别表示单倍型1-17。红字标识的H6-12为东亚特异的单倍型——引自Jin and Su,2000)

 

  现代人类学从语言、考古资料、民族学、体质人类学等方面研究人类各民族的起源、迁徙和分布。

  语言作为人类思维和交际的工具,是文化的载体,又是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构成瑶族主体语言的瑶语支语言、苗语支语言共属于同一个有亲缘关系的语族——苗瑶语族,清楚而确切的表明了苗族、瑶族的共源关系。盖语言作为交际工具其重要特征是有相当的稳定性,不因社会的急速变化而发生急剧变化。虽然经历了数千年发展,苗语、瑶语已分裂成两个语支,甚至在两个语支内分化出不同方言、次方言,但是,在基本词汇方面,二者仍有30%是相同或相近的;在语法结构方面,二者的特征也是基本上相同的。

  值得指出的是,苗瑶语在语系的划分上属汉藏语系,在语言的发生学上与汉族有亲缘关系。语言学工作者实际调查研究发现,瑶语词汇中有不少在构成和发音上与汉语词汇相同或相近。除了部分借词外,有些属于同源词。尤为有趣的是,上古汉语的某些词赋作品,如楚辞中屈原的《九歌》中的一些词语,用现代汉语难以解读,而用瑶苗语竟可解读。广西西部布努瑶一些民间歌谣,在用词和结构上与楚辞相近似,瑶苗语与汉语的共源关系能成立。现代科学研究证明,人类语言发生于旧石器时代后期,形成于新石器时代早期,距今一万年左右。苗瑶语十分接近的亲缘关系,证明苗族、瑶族古代曾属于一个操共同语言的亲属部落集团,而苗瑶语与汉语的亲缘关系,确切地说明苗族、瑶族与汉族三个民族的古代先民有密切的接触和交流关系。由此可知,瑶族之起源于中国中原地区,在语言学上是有充分根据的。

  民族学从事各民族文化比较研究,探索民族的起源和文化的变迁。比较的视角和范围通常包括祖先来源(包括虚拟的共同祖先)、语言、风俗习惯、宗教信仰等。关于祖先来源和语言已如上述,此不再赘述。这里要补充的是,瑶族在记述祖先居住地和迁徙路线时,经常提及黄河、长江中下游一些地方。如瑶族《评皇券牒》记述评王召见盘护王十二位儿女赐名封爵的地点有滕州、尧州、信州、刺州(疑为荆州之误)、佑州(?)、瑞州、哀(兖)州、桃州等,多为山东、河南地名。广东连南瑶族自治县八排瑶举行“打道箓”的宗教仪式时“过九州”中提到宜州、扬州、青州、梁州、润州、徐州、兖州、荆州等古地名,也多在黄河、长江中下游地区。湖南一些地方的瑶族谈到祖先迁徙时曾在湖北武昌府居住过。两广、云南不少地方的瑶族一致地说到,他们是从湖南洞庭湖地区迁徙出来的。瑶族的主要支系盘瑶有“漂洋过海”的传说。近年瑶族史研究工作者经过研究,比较一致的看法认为,盘瑶所传漂洋过海故事是有经历为根据的,其所传漂洋过海的“海”极有可能指的是长江、洞庭湖。上述民族学实际调查所得关于瑶族古代居住地和迁徙地址的资料,与汉文史籍所载古代东夷、三苗及荆蛮、长沙蛮、武陵蛮活动范围是相吻合的。

  风俗习惯和宗教信仰方面,民族学实地调查证明,各地各支系的瑶族衣着方面普遍爱着厚实紧身、乡满花纹的长衣、长裤或长裙,束发裹巾,赤足打绑腿;好饮酒,喜辛辣及醃腊食品;住泥木或竹木结构的平房,这和南方土著民族爱穿轻薄、宽敞的衣服,爱吃稀粥,住高脚干栏屋不同,说明瑶族原来居住在偏北较冷的地方,即使南迁后,仍保留中原的某些习俗。瑶族虽然在南北朝后接受了道教的影响,但各支系仍普遍保留了“信鬼好巫”的习俗。在瑶族奉祀的神灵中,除了三清、四御、三元等道教神祗外,民族始祖神盘王、伏羲以及雷王、风伯、雨师、城隍、社王、龙王、鲁班、彭祖、家先、山鬼、水鬼、木精、禾魂、猎神、耗精等都是膜拜的对象。上述习俗信仰和汉文古籍记载的古代南蛮、荆蛮、盘瓠蛮、长沙武陵蛮“好五色衣裳”、“崇信巫鬼”、“椎结跣足”习俗相吻合。瑶族信仰的雷王、伏羲、风伯、鲁班、彭祖神,产生于古代山东一带,是否与瑶族先民曾在这一带活动过有关,值得进一步研究。

  考古学资料证明,中国黄河、长江中下游地区还在旧石器时代已有人类生存繁衍,到新石器时代逐渐形成了有鲜明地区性文化特点的人类群体,考古学上称之为“民族文化区的萌芽”。在黄河中下游地区,今山东全境、河南东部,出现了先后相继承的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岳石文化。这三个文化存在的时间从公元前7000年至公元前3000年,前后4000年,是一个大的人们共同体先后相继的文化遗存,这个大的人们共同体还包括若干个较小的人们共同体。根据古史传说,古代中国东方的部落主要是太昊和少昊。太昊氏居陈(今河南淮阳左近),少昊氏“邑于穷桑”(今山东曲阜左近)。到夏代这里的人民始称夷,而夷有九种。因此,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应是两昊集团的文化,亦是东夷集团或九黎的史前文化。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的特点是,其居民经营原始农业,渔猎业仍占有重要地位。人们普遍盛行拔牙风俗,人死后用狗随葬,轮制黑陶特别发达。

  在长江中游地区,则相继形成了大溪文化、屈家岭文化和石家河文化。其存在时间约为公元前7000年至公元前3000年。大溪文化、屈家岭文化分布于湖北大部、四川东部和湖南北部。这是两个前后有一定继承关系的文化。根据古史传说,这是古代三苗集团活动的地域。学术界一般认为,屈家岭文化是三苗集团创造的文化。这一文化的特点主要是,其居民从事稻作农业,饲养禽畜,渔猎业仍占有重要地位;典型器物为蛋壳彩陶杯,还有大量彩陶纺轮,住房多平地建起,为多间式,儿童用瓮棺葬,居民有拔牙习俗,出土有石祖、陶祖。近年考古发现,原属东夷集团文化特点的一些器物、葬制,在屈家岭、石家河文化中也有发现,很有可能是东夷集团一部向西南迁移到长江中游地区带来的文化遗存,为我们研究瑶族的起源和迁徙提供了考古学的根据。

  20世纪60年代,苏联一些体质人类学者根据50年代对现代彝、苗、瑶、侗、壮民族进行体质测量的结果进行分析研究,将南方蒙古人种划分为两个特殊类型:第一为头颅较长的东喜马拉雅型,其最明显的代表是彝族;第二为头颅较短的台——马来亚型,属于这一类型的有壮族、侗族。而苗族和瑶族从共同外貌来看,属于东喜马拉雅型,又具有台——马来亚型的特点,由此得出结论,苗族、瑶族体质类型上的这种混合现象,是蒙古人种南方分支两种类型交互作用的结果,或是苗族、瑶族应形成于藏——缅人和壮——侗人之间的中间地区。具体说来,东喜马拉雅型在新石器时代应形成于比他们现在分布更北的地方和中部人种起源地带西边的地区,即今四川和湖北西部境内;台——马来亚型的明显代表壮——侗人形成于古代越族分布境内;苗、瑶人应形成于藏——缅人和壮——侗人之间的中间地区,即今长江、黄河中下游地区(P•伊茨著,冯思刚译;《东亚南部民族史》,64-66页,成都,四川民族出版社,1981)。19世纪30年代对居住在四川省的苗人和汉人进行的血清学调查表明,后者的A型多于前者,而B型则少于前者。这种状况说明,川苗的起源较四川汉人更居东边一些。

  现代分子生物学、遗传学资料更精确地找出人类种族和民族的起源地和迁徙路线。2001年10月,上海复旦大学现代人类学研究中心与广西民族学院、广西瑶学学会合作,在广西、广东、湖南、云南等地区进行了大规模瑶族人群DNA抽样调查,对这些样品进行了最适合于研究东亚人群的13个YSNP遗传标记基因分型。DNA分析报告由文波博士等人撰写。

  人类基因组的DNA顺序不仅蕴涵了人类生、老、病、死的密码,还记录了人群演化的历史。比较不同人群之间遗传标记种类和分布的差异,可为探讨人群的起源、迁徙和融合提供遗传学证据。遗传学指标与历史学、体质人类学、考古学和语言学等学科的成果相互印证,将能更全面的了解现代各人群以及他们祖先之间的演化关系。

  遗传标记按传代方式可分为母系遗传的线粒体DNA、父系遗传的Y染色体DNA和双系遗传的常染色体DNA。其中Y染色体上的单核苷酸多标记(YSNP)具有遗传标记所需要的几乎所有优点:1、不发生重组;2、无回复突变;3、很强的群体特征性;4、比较高的岐异程度。YSNP的这些优点便使它成为目前国际上研究人群关系最强有力的遗传标记。

  瑶族Y染色体单倍型频率

  复旦大学遗传研究室先前的研究表明,在东亚及亚太地区一共观察到17种单倍型,它们之间的演化显示:H6-12为东亚特异的单倍型,其中H6-8共享M122突变,而H11-12共享M95突变。这次在18个瑶族人群的460例个体中共观察到9种单倍型。其中共享M122突变的三种单倍型的频率为47.2%,具有M95突变的单倍型频率为23.1%。东亚特异的6种单倍型占所有瑶族个体的75%。该结果显示瑶族人群的Y染色体具有非常强烈的东亚特征。

DNA分析图:瑶族人群YSNP单倍型a频率
a单倍型(Haplotype)指Y染色体上多个YSNP位点的组合。
b数据引自文献Su etal(1999)DNA分析图:瑶族人群YSNP单倍型a频率 a单倍型(Haplotype)指Y染色体上多个YSNP位点的组合。 b数据引自文献Su etal(1999)


  苗瑶族群与中国其他族群的遗传关系

  M95和M119频率 如上所述,瑶族70%的Y染色体具有东亚特异的M122和M95突变。DNA分析列出了中国几个主要族群的M122和M95频率。M122突变在汉藏语系民族中分布相当广泛,具有最高的频率;而M95则在侗台要群中频率最高。瑶族和苗族的频率介于汉藏和侗台之间。

  主成分分析 主成分分析是一种常用的多元统计方法,用来考察不同人群单倍型频率数据的相似程度。两个群体在主成分图上位置图越接近,说明他们之间亲缘关系越近。DNA分析了东亚几个主要族群Y染色体单倍型频率的主成分,该分析解释了74.7%的总体方差。苗瑶系统人群在图中分布于侗台和汉藏系统人群之间,揭示苗瑶系统人群的Y染色体是汉藏和侗台的过渡类型。

  分子方差分析(AMOVA) 为了进一步阐明不同族群之间的遗传关系,我们对所有单倍型频率进行了分子方差分析(AMOVA),旨在考察族群内部和不同族群之间的差异程度。在族群内部,苗瑶系统人群之间的平均差异为8.6%,仅次于侗台(20.5%),说明苗瑶族群内部有比较高的歧异程度。把苗族和瑶族分开看,瑶族人群的平均差异为11.1%,表明瑶族内部具有相当高的复杂程度,原因可能是瑶族的来源比较复杂,有比较高的分化程度,也可能与瑶族招赘的习俗有关;苗族内部的差异相当小(1.7%,P>0.05,不能拒绝他们之间没有差异的零假设),说明不同地区苗族之间差异非常小。

  苗族和瑶族人群Y染色体之间几乎没有差异(0%,P>0.05),强烈地揭示将二者合并为一个族群考虑是完全合理的。苗瑶族群与藏缅人群的差异最小(1.2%),然后从近到远依次为汉族、侗台和阿尔泰。把苗族和瑶族分开考虑,结果和上面完全一致:二者均与藏缅的差异最小,汉族次之。

  分子系统分析 我们利用以上AMOVA分析的距离距阵用最小二乘法(UPGMA)构建了系统树,考虑的族群分为两大支,侗台为一支,苗瑶、汉藏和阿尔泰为另外一支。苗族和瑶族最先与藏缅和汉族聚合,表明他们之间有比较近的亲缘关系。侗台为典型的南方族群,阿尔泰为典型的北方族群,苗瑶和汉藏居于二者之间,具有双重特征。分子系统分析的结果与上面各种分析的结果完全一致。

  苗瑶族群分化的年代估计

  以M7突变为特征的H7单倍型在苗瑶族群里的分布比较广泛,而在其他群中非常罕见。这一分布格局提示H7是苗瑶族群特异的单倍型,并且M7很可能在苗瑶族群的祖先人群中发生。如果这一猜想成立,通过估计M7的年代,我们就可以为苗瑶族群分化的年代提供一个下限。

  为了证明以上猜想和探讨不同人群中H7单倍型个体之间的关系,我们对观察到的几乎所有H7个体进行了5个Y染色体上短重复序列(Y-STR)的分析,并构建了单倍型网络图。STR是一种精度很高的遗传标记,被广泛用于研究亲缘关系比较近的人群之间的遗传关系和法医学鉴定。从网络图可以看出,处于网络中心的大部分为瑶族和苗族个体,其他人群的个体大部分在分支上。表明苗瑶是H7的发散中心,其他人群中的H7为衍生类型。我们利用Y-STR重复数的方差估计M7突变的年代大约在16569-10141年前(过低估计),提示苗瑶分化出来形成统一体的时间至少在1万年前。
 
  网络图的构建基于STR的逐级突变模型。每个圆点表示一个单倍型,圆点的大小表示频率的高低,不同颜色表示不同人群的H7个体。橙色椭圆之内为网络的发散中心。

  网络图还显示出了苗放和瑶族H7单倍型个体之间的差异,苗族主要分布在发散中心上,而瑶族主要在下部。苗族和瑶族虽然在总体上差异很小,但是其内部存在一定程度的分化。

  关于苗瑶族群起源和迁徙的假想

  如上所述,苗瑶族群与汉族和藏缅族群的父系遗传关系最为接近,具有南北综合的特点:用苗瑶特异的H7单倍型估计他们分化的时间至少在1.7万-1万年前。结合考古学和历史学的一些看法,我们对苗瑶族群的起源和迁徙做如下猜想。
 
  1)苗瑶族群至少在1.7万-1万年前从“汉藏-苗瑶共同祖先”人群中分化并形成统一体。

  2)苗瑶先民约8000年前在江汉平原一带创造了长江中游的新石器文化。

  3)随后部分苗瑶先民向北扩张,与北方黄河中上游和下游文化区人群产生交流,与炎黄集团和东夷集团一道逐鹿中原,后因战争原因向南迁徙,参与北迁的主要是当今的苗族的先民。

  4)部分人群向南和向东南迁徙,成为当今瑶族和畲族的主要来源,该迁徙路线开始的时间可能不晚于向北的迁徙。

  5)明清之后逐渐向西南迁徙进入云南和东南亚,形成了现在苗瑶族群的分布格局。

  以上仅为目前综合学科成果的一个假设,其真实性还有待进一步研究。对江汉平原和其他地区出土的新石器文化的骨骼进行DNA分析是检查这一假设的关键所在。

  瑶族群体内部的遗传关系

  瑶族所说的语言比较复杂,除了瑶语,还有布努、巴哼、拉珈等语言。综合考虑遗传关系和语言分类,有助于更好的了解瑶族内部的群体结构。

  苗瑶族群各人群Y染色体的主成分图显示:图中大部分瑶语支人群聚在右下角,他们与畲族比较接近而与苗族关系较远。在瑶语支内部,说金门语的蓝靛瑶和山子瑶紧密的聚在一起,大部分说尤勉语的人群关系也比较密切,说藻敏语的八排瑶与畲瑶最为接近。与此相反,说苗语支布努语和巴哼语的人群全部与苗族聚在主成分图的左上角。

  此外,我们用AMOVA方法考察了布努瑶与苗族和瑶语支瑶族之间的差异。布努瑶与苗族的差异为0%(P=0.58),与瑶语支瑶族的差异为了2.7%(P=0.06),布努瑶与瑶语支瑶族之间的差异大于与苗族的差异。 AMOVA分析的结果与主成分分析的结果完全一致。

  以上两种分析均显示,瑶族人群之间的父系遗传关系与语言学分类相当一致。瑶族内部分为瑶语和布努语两支,布努语更接近于苗族。瑶语支内部说金门语和尤勉语的人群也分别聚在一起。

  整理自:《瑶族通史》

分享:
标签: 瑶族 起源 人类学根据 | 收藏
参考资料:
[1] 瑶族网 http://www.cnyaozu.com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赵明8赵明,瑶族,出生于1964年,广东连南瑶族自治县人,毕业于广东民族学院,长期从事决策研究工作。现任全国(广西)瑶族研究会常务理事、瑶族语言研究会副会长,创建了瑶族在线网站和瑶族网网站,为瑶族文化的推广宣传做出了积极贡献。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