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族百科

广告

(完整版)-《光年陌路尽头花》-(全文免费阅读)

2018-12-07 07:34:03 本文行家:中国三观

精修版:《光年陌路尽头花》【尾声+番外】+终章篇【作者倾力创作】主角:傅景行&陆知微作者:雨洛洛搜索关注丨微亅信丨公亅众丨号【呆书屋】回复【182】 即可阅读全文光年陌路尽头花凤凰网科技讯 北京时间12月07日消息,据路透社报道:正在接电话的傅景行侧头看向我,我把脸扭到一边。“先这样,其他的等下我们再谈。”语落,傅景行挂断电话,移到我这边,伸手探向我的小腹,“疼?”他言简意赅,语气平缓,没

精修版:《光年陌路尽头花》【尾声+番外】+终章篇【作者倾力创作】

主角:傅景行&陆知微

作者:雨洛洛

搜索关注丨微亅信丨公亅众丨号呆书屋

回复【182】 即可阅读全文

图片 1光年陌路尽头花

凤凰网科技讯 北京时间12月07日消息,据路透社报道:

正在接电话的傅景行侧头看向我,我把脸扭到一边。

“先这样,其他的等下我们再谈。”

语落,傅景行挂断电话,移到我这边,伸手探向我的小腹,“疼?”

他言简意赅,语气平缓,没有任何起伏,感受不到任何关心,我把脸扭的更深。

“阿豹,先去医院。”

“不疼,一点儿都不疼。阿豹,你继续走,不用管我。”

傅景行好不容易同意我跟他一起去应酬,我不能在关键时刻掉链子,见阿豹打着转向灯欲在前面掉头,我急忙坐直身子,挺胸收腹,把放在小腹上的手交叠到一起,做出一副大家闺秀的淑女范。

傅景行凝眉细细打两下我,手在我小腹上轻揉着。

他手劲刚刚好,掌心温热,贴在我的小腹上格外舒服。

我贪恋他掌心的温度和手下温柔,不想让他停下,可你又怕误会我身体不适,坚持让阿豹送我去医院,我按住他的手,一双眼睛笑成月牙状,“姐夫,你别紧张,我刚刚只是习惯性动作。”

“我看你是习惯性诓我。”

傅景行见我面色无异,作势加重手上的力道,他还未按下去,我已经开始惨叫出声了。

我声音夸张,尖细,吓的阿豹频频回头,傅景行抬手放下遮挡帘,黑着脸用力捏着我的脸颊,他此时应该很想掐死我。

我抱住傅景行的胳膊,可怜兮兮的道:“姐夫,疼……”

“你该去当演员,进傅氏太可惜。”

傅景行拿我没辙,松开手坐直身子,吩咐阿豹去酒店。

“姐夫,是在夸我演技好?”

傅景行是个闷罐子,跟他在一起,我不说话,他能一天不理我,我生性活泼,不喜欢那种相处模式,只能想办法多和他说话,争取有天可以把他改变成话痨。

虽然希望渺茫,我仍愿努力尝试。只是后来愿望终于实现,而我却不愿再与他多说一句话。

这,便是世事无常。

“你哪只耳朵听到我在夸你。”

“两只耳朵都听到了。”

我向傅景行的怀中钻了钻,傅景行本想把我推开,我跟着树袋熊样死死抱着他不松手,傅景行无奈,只能由着我。

我询问他关于大腹便便男人的事。

“他是新加坡来的房地产开发商,想投资出事楼盘的重建。”

“楼盘重建是傅明淮全盘负责,应该是他出面招待胖老板才对。”

周家那边因为傅明淮与陆婉琛的事情,已不再向之前那般鼎力支持傅明淮,资金上面不再爽快。傅氏虽财力雄厚,但目前有很多项目都在筹建中,需要消耗大量资金。

再加上楼盘重建工程浩大,单靠傅氏无法支撑。

在楼盘重建之初,傅少卿已经明确告诉傅明谁捅出的篓子谁解决,在重建中出现任何问题,都不要去找他。

傅明淮猜测这是傅少卿给他最后一次机会,他不能就此倒下,无论如何都要将楼盘重新建起。

据说这些日子,傅明淮吃住都在工地附近。因为资金问题在周家受了几次气,傅明淮转变策略,不再死磕周家,开始拉拢投资商。

傅氏放出风声后,陆续有不少投资商来到江城考察,商业杂志上报道,傅明淮积极与投资商见面洽谈,收效喜人。

傅景行和傅明淮不合几乎是人尽皆知的事情,现在傅明淮把洽谈的事情交给傅景行就不怕傅景行背后使坏?

难道是资金已经足够,不屑再谈?

傅景行没有说话,面色却一片冷然。

我脑中思绪翻转,忽然恍然大悟,呵原来是这样,傅明淮还真够奸诈狡猾的,我默默替傅景行掬了把同情泪,思考着等会怎样做才能帮到他。

对胖老板一无所知,我还未想出个所以然来,迈巴赫已经停在威斯汀门前,泊车小弟立刻迎了上来。

“刘千峰风评不好,等下你自己放聪明点。”

刘千峰应该就是那个胖老板,我跟着傅景行下车,对他乖巧的点点头,“若是等下我表现得好,是不是就可以跟你一起去傅氏了?”

“是。”

“一言为定,不许反悔!”

我闪动希冀的眼睛光彩流转,踮起脚在傅景行侧脸上轻吻了下。

“陆知微,你是个女人,别没羞没臊。”

傅景行压着我的肩膀,迫使我站回原处。

我盯着他修长的脖颈惊奇的咦了声,“姐夫,你害羞了。”

我那一吻下去,傅景行红的不止是脖子,脸颊,特别是那对耳朵,红的几欲滴出血,我好似看到天下奇观,摸出手机,打算把这一幕拍下来,留作证据。

“我不是害羞,是替你害臊。”傅景行黑着脸挡住摄像头,阔步朝着酒店大门走去。

原来他也有情绪不受控制的时候,哼,随便他怎么说,反正我已经认定他刚才就是害羞,望着傅景行的背影,我笑的一脸满足,还带着点小自豪。

眼看着傅景行已经走远,我急忙收起变得有几分痴傻的笑,脚步轻快地跟上他。

未完待续……               

微信一公众号一关注【呆书屋

在里面回复:182  阅读全文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