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族百科

广告

为何《过山榜》是文明与野蛮的政治博弈史?

2012-05-26 22:45:51 本文行家:赵明8

为何说《过山榜》是一部纠结着文明与野蛮的政治博弈史在美国拍卖的瑶族《过山榜》片断长达两千多年的中国封建专制,一直是沿袭着“国家私有”和大汉族主义的专制政治统治规则。契约精神体现的自由、平等的原则,必然是一种视对手为平等的同类,并以约成的共同规则作为协调行动的准绳。因此,平等、自愿、等价有偿、诚实信用、公序良俗(指民事主体的行为应当遵守公共秩序,符合善良风俗,不得违反国家的公共秩序和社会的一般道德)

为何说《过山榜》是一部纠结着文明与野蛮的政治博弈史

 

在美国拍卖的瑶族《过山榜》在美国拍卖的瑶族《过山榜》片断

 


  长达两千多年的中国封建专制,一直是沿袭着“国家私有”和大汉族主义的专制政治统治规则。契约精神体现的自由、平等的原则,必然是一种视对手为平等的同类,并以约成的共同规则作为协调行动的准绳。因此,平等、自愿、等价有偿、诚实信用、公序良俗(指民事主体的行为应当遵守公共秩序,符合善良风俗,不得违反国家的公共秩序和社会的一般道德)等为基本原则的行为规范,不仅是个人权利实现的起点和归宿,也是集体权利的价值目标和利益取向。在一个没有法治和民主可言的封建专制国度里,契约精神根本没有生存的土壤和成长的物候环境。瑶汉两族——实质是官民两厢在《过山榜》里达成的契约意愿,瑶民们自然是欣然向往,愿意循规蹈矩,但更多的情形是一种一厢情愿,大音若希,他们经常面对的是官方的肆意违约和背义失信,作为一种弱势群体和异质文化,他们遭遇最多的是无耻的压榨和无尽的贱视。

  虽然官府方面从来都是居高临下俯视众生,就连《过山榜》这样的“官民契约”,瑶民们为了应付官府,还是让这份“契约”披上了“榜文”和“券牒”的外衣。我们不能说官府根本无视《过山榜》的契约精神,在某些“太平盛世”和官方“与民生息”的时期,官府还是或多或少地遵循了《过山榜》中约定“互不侵犯、包容蠲免”的承诺的。清康熙年间的《永州府志》记载,“莫瑶居山中,不纳赋税”,说明此前历代官府至少在情理上是认可瑶民是可以“免赋种山”的——虽然事实上并非如此。

  有史可查的官民——瑶汉合作愉快的时期也是有的,唐朝中期柳宗元等一行人抵达永州那段期间,其在永州呆了十年,写了那么多文章,没见他写过瑶汉冲突和瑶汉战争。可见当时的瑶汉关系还是比较和谐的。相反,有学者考证,柳宗元在永州与之同居并生有子女的马雷五之姨母,可能是瑶族女子。北宋初期,瑶族聚居区依托“楚粤通道”和“锡方”(即江华河路口)的冶炼业,岭南盆地一带成了当时五大经济中心之一,政治经济和文化水平空前繁荣,如果瑶汉关系没有处理好,这样的大好局面是不可能出现的。

  然而,翻开历史,更多的时期是因了官府横征暴敛、背信弃义,而致使瑶民忍无可忍,揭竿而起。瑶民起义可谓是史不绝书。从《过山榜》近乎神话的记载,我们看到了平王和高王争斗,龙犬盘王咬下高王头颅,换取了后来归于山林生息权力的故事——这实质上就是契约精神的“对价”原则,即获得乃是付出的结果。可见,瑶族最初虽然被动地卷入了野蛮的战争,但为谋求自身的生存和发展,在经历了血腥的拼杀之后便立刻放弃了战争思维,用契约的方式来维持自身自由平等的生存状态。千百年来,瑶族一直以《过山榜》的榜文自律,并以此与官府展开了一次又一次的斗智斗勇的政治博弈。和平共处,文明融泄是瑶族人民向往的,若官府无视规矩,视《过山榜》中的约定于无物,掠劫瑶民财物,践踏瑶民人格,瑶民一定会奋起反抗。——从历史上的瑶民起义原因分析,绝大部分起义的导火线都是瑶族《过山榜》中提到的“任耕山田”和“一切夫役悉行蠲免”、在现实中官府不予以兑现,从而激起了瑶民的反叛。

  据史书记载,从东汉建武二十三年(公元47年)至延嘉三年(公元174年)的127年间,原属盘瓠部的“武陵蛮”、“长沙蛮”、“零陵蛮”先后便发生了5次起义,到元代仅仁宗延祐三年(公元1316年)至文宗至顺二年(公元1331年)的二十五年间,瑶民起义便多达四十多次,而到明代,从洪武三年(公元1370年)10月至崇祯十七年(公元1644年)的两百六十多年中,连续进行了一系列规模浩大的瑶民起义,如洪武初年的罗渌山瑶民起义、正统七年(公元1442年)蓝受贰和侯大苟领导的瑶民起义等,再到清代道光十一年(公元1831年)湖南江华赵金龙领导的较大规模瑶民起义和道光十六年(公元1835年)湖南新宁的蓝正樽领导的瑶民起义,历朝历代,全国各地瑶民都进行了不屈不挠的反抗和斗争。

  一个貌似弱势的民族何以有着如此顽强的抗争精神?除了深重的阶级压迫,除了无处寄身的现世生存境遇,除了中国特定的历史背景的限定,从这个民族内在精神的独特性去观照,从该民族异质文化形态和传统汉文化形态的冲突中去考察,笔者认为,《过山榜》文本里所深蕴的契约精神正是引爆该民族强烈革命情绪的内在动力。

  从《过山榜》的价值取向看,官府发榜的目的就是企图推行“招抚瑶人”,使其“思恩报国,永世不朽”,“以瑶治瑶”的羁縻政策。但瑶民反其道用之,通过对官府榜文的利用,将历史上已经形成惯例的瑶民耕山居林权和免于赋役权用契约的形式固定下来,用法律的形式召告天下。《过山榜》云:“正忠景定元年(公元1260年)十二月十一日,招抚瑶人”;“出给评皇券牒,王瑶子孙执照过山,永远防身,享受圣禄”等。瑶族的政治精英与官府实质上是在进行一场惊险而巧妙的政治博弈。官府对底层弱势民族不可能大发慈悲,对资源的占有和对利益的攫取才是其真正的目的。羁縻政策是“柔性”巧取,军事手段是“刚性”豪夺,官府玩的是阴阳双招,瑶民们也练出了软硬两手。官府采取高压政策,违背《过山榜》的约定,瑶民就用武装反抗来捍卫自己应有的权力;官府信守《过山榜》的约定,瑶民则会更加守信如约。由此也可从中看出,《过山榜》不仅是瑶族人民用反叛的头颅和鲜血换来的,也是他们用最朴素的政治智慧和最原始的合作方式在为自己本民族生存的斗争中奉献了人类最宝贵的契约精神,最具人性的文明之魂。


    作者:黄世才 魏佳敏

分享:
标签: 瑶族 过山榜 文明与野蛮 政治博弈史 | 收藏
参考资料:
[1] 瑶族网 http://www.cnyaozu.com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赵明8赵明,瑶族,出生于1964年,广东连南瑶族自治县人,毕业于广东民族学院,长期从事决策研究工作。现任全国(广西)瑶族研究会常务理事、瑶族语言研究会副会长,创建了瑶族在线网站和瑶族网网站,为瑶族文化的推广宣传做出了积极贡献。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