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族百科

广告

盘瓠传说考释盘瓠传说如何?

2012-07-27 11:35:03 本文行家:赵明8

原记载在《风俗通》、《玄中记》、《搜神记》诸书,只是小说家言,影响不大,直到列入史乘《晋纪》,尤其是《后汉书•南蛮传》,尤如一石击浪,引起反响。历代史家对范晔书的记述约可分为三派:一派持反对态度,认为荒诞不经;一派持肯定态度,并作考释推演;第三派则另寻解释门径。反对派的先锋与代表人物为唐杜佑,他在《通典》中说:“晔云高辛氏募能得犬戎之将军头者,赐黄金千镒,邑万家,妻以少女,按:黄金,周以前为斤,秦

  原记载在《风俗通》、《玄中记》、《搜神记》诸书,只是小说家言,影响不大,直到列入史乘《晋纪》,尤其是《后汉书•南蛮传》,尤如一石击浪,引起反响。历代史家对范晔书的记述约可分为三派:一派持反对态度,认为荒诞不经;一派持肯定态度,并作考释推演;第三派则另寻解释门径。反对派的先锋与代表人物为唐杜佑,他在《通典》中说:

  “晔云高辛氏募能得犬戎之将军头者,赐黄金千镒,邑万家,妻以少女,按:黄金,周以前为斤,秦以二十两为镒。三代以前分土,自秦汉分人。又周末始有将军之官。其吴姓宜周命氏。晔皆以高辛之代,何不详之甚。”

  杜佑据此斥《后汉书•南蛮传》“皆怪诞不经”⑧。支持此派的人,多以为人畜不能通婚,狗何以生人。20世纪80年代初,某官员主持《瑶族简史》修改出版,即以“没有科学根据”,“不能猎奇”为由,不准盘瓠传说入书。

  持肯定意见者多沿引范书研究盘瓠源流,乃至称盘瓠子孙为“狗种”、“犬类”。如《太平御览》引南朝盛弘之《荆州记》称:

  “盘瓠子孙,狗种也。”

  清屈大均《广东新语,人语》卷七云:“人者,旧居文昌东,……,犬类也。”持肯定态度的人,有的将盘瓠传说推原到犬戎,或将盘瓠故事描绘其他信奉犬图腾的民族,似乎海内外所有以犬为图腾的民族都与盘瓠有关。前者如林河《“盘瓠神话”访古记》引《山海经•大荒北经》“有人名曰犬戎”条说是“神犬崇拜”,又引是书《海内北经》“犬封国曰犬戎”条说“似与‘盘瓠神话’有一点瓜葛”,再证以湖南怀化高坎垄出土的高辛氏时代的神犬塑像⑨,称:

  “‘长沙武陵蛮’地区的神犬崇拜和神犬神话,早于高辛氏时代就已产生,其后,有神犬崇拜的部落,从西北不断南迁,与‘长沙武陵蛮’地区的神犬部落融合,把与高辛氏联姻的朦胧记忆,带到了沅湘地区,因而在‘武陵蛮’也地区逐渐形成了‘盘瓠神话’。”⑩林河显然是把盘瓠传说与犬戎挂勾的。后者如《新五代史》作者云室韦以北:

  “狗国,人身狗首,长毛不衣,手搏猛兽,语为犬嗥。其妻皆人,能汉语,生男为狗,女为人,自相婚嫁,穴居食生,而妻女人食。”

  这里其实把盘瓠狗封国的故事搬到了东北地区。其他如《南史•夷貊列传》、刘恂《岭表录异》分别记晋安(今福建闽侯县)人及陵州(治今山东德县)刺史渡东海经历,也有类似记载。杨宽先生说,《山海经》犬封之传说,后人推演乃如此其繁,大抵在地理方面演成盘狗民国或狗国等,在历史方面乃演成盘瓠或盘护、瓠犬,又说:“盘瓠本为犬戎推原论,后一变而为南蛮推原论故事”   。他显然对历代诸书记载的不同地区不同民族的犬图腾持一概否定的态度,并如吴永章教授批评的那样,对犬图腾存在的事实,不是从内部找原因,而企图从外部影响找原因。

  自从民族学、人类学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传入中国后,学者们另辟蹊径阐释盘瓠传说等广泛存在于中国历史上的图腾现象。清末人严复译英人EdwardJenks的AHistoryofPolitics一书名《社会通诠》,于译文之外,用案语解释图腾云:“图腾者,蛮夷之徽帜,用以自别其众于余众者也。”并说:“古书称闽为蛇种,盘瓠犬种,诸此类说,皆以宗法之意,推言图腾,而蛮夷之俗,实亦有笃信图腾为其先者,十口相传,不自知其怪诞也。”

  人类学家岑家梧教授称赞说:“严氏可说是中国图腾制度研究的第一人,解决了向来的疑难。”   而岑家梧则是中国学术界研究图腾文化“厥功甚伟”的学者。他于1937年由长沙商务印书馆出版的《图腾艺术史》及1941年于《责善》杂志2卷4期发表的《盘瓠传说与瑶畲的图腾制度》一文,不但对中外图腾文化做了全面系统的介绍与阐述,尤其对苗、瑶,畲族的盘瓠图腾做了详细深入的研究。

  今人研究盘瓠传说,以民族学的观点视之,首先,盘瓠传说只不过是犬图腾崇拜的反映,它表现的只是历史上曾经存在过以犬为图腾的氏族部落,而不能认为盘瓠子孙就是狗种、犬类。其次,盘瓠是犬图腾,但犬图腾的民族很多,如上文引述的一些史籍记载的犬戎、室韦、狗种,以及其他载籍提到的海南黎族、台湾高山族、德国、印度、北美等地一些以犬为图腾的民族。他们以犬为图腾,但不即等於盘瓠。第三,盘瓠是图腾传说,凡传说均有事实为依据,但内容与情节必有夸饰成分。因此,不能事事考订,否则将陷于难以解说的困境。过去一些学者由于不懂民族学、人类学图腾原理,才出现上述穿凿陆会、乱加解释或推演的错误。20世纪八九十年代,有人虽理解盘瓠为犬图腾崇拜,却仍然撰文认为盘瓠渊源与犬戎有关,或认为与葫芦崇拜有关,认定瑶族起源于中国西北,此二说缺乏充分根据,难以服人。也有人根据瑶族传说评王与高王打仗,评王的龙犬帮助评王战胜高王,从而推论事件发生在西周平王时代或战国楚平王时代;还有人根据瑶族《过山榜》落款年代认定这一文献是隋朝、唐朝或宋朝官方发放的,按此可以推论盘瓠传说当产生于隋唐或宋代,这几说也是大可商榷的。

  案,“图腾”一词源自北美印安语,意为“亲属”。原始人类在思索人类自身来源时,常把自己族群与某种动物或植物联系起来,当作族群的祖先加以崇拜,并使之成区别我群与他群的标志,不同氏族有不同图腾。图腾制度是与氏族制度联系在一起的。因此,图腾崇拜应产生并盛行于氏族制时代,而不是后氏族制时代。说瑶族始祖盘王帮助评皇战胜高王的事发生在周平王时代、楚平王时代,甚至是隋唐宋时期,都是不太可能的。

  前文论盘瓠传说源流时,我们已经推论,如果郭璞注《山海经•海内北经》“狗封国”不误,而《山海经》传为禹、益所作,则公元前三四千年前必定存在过以犬为图腾的氏族部落。今考这则传说的关键人物,瑶族传为盘王、盘护王(或盘王护)、伏缸盘王者,汉文史籍载为盘瓠;瑶族传为评王、高王者,汉文史籍载为高辛氏、犬戎或戎吴。评王、高王不见于史乘,不可考,高辛氏、犬戎皆见于史乘。考高辛氏,按司马迁的说法,高辛氏即帝喾,为商人高祖。殷墟卜辞有“高祖夔”,郭沫若考“夔”即帝喾。帝喾高辛氏与颛顼高阳氏同为东夷的两个近亲分支。《世本•帝系》说帝喾是黄帝的曾孙未必准确,大概高辛氏是较早加入华夏集团的夷人分支,故后人把他看成黄帝的后裔。《世本》还说:“帝喾年十五岁,佐颛顼有功,封为诸侯,邑于高辛。”又说帝喾次妃庆都生帝尧。看业,帝喾比颛顼稍年轻面长于尧。“邑于高辛”者,是说他的封地在“高辛”这个地方,并因封地而得名。商文化起源于今河南东部、山东境内,高辛即今河南商丘,这里是后期商文化中心。以此考之,瑶族始祖盘王,亦即盘瓠很可能是与商人高祖帝喾高辛有过密切关系的人物。所谓高辛氏畜犬盘瓠为高辛氏战胜犬戎或戎吴,无非是说在高辛氏所率领的部落联盟中,有一支以犬为图腾的氏族部落,其首领就是盘瓠。此说有几条根据支撑,一是苗瑶族先民九黎与帝喾同为东夷集团,关系密切;二是二者活动地域基本一至,同在山东西部、北部,河南东部之黄河下游地区;三是存在时间大体一致;四是盘瓠战胜犬戎或戎吴后,其本人及其后裔所获封地大体也在今山东南境、河南东境、湖北、江苏境内;五是与瑶族关系至为密切的畲族,传说其始祖龙麒(盘瓠之异称)也在山东境内。

  至于传说盘瓠助高辛作战一事也是极有可能发生过的,否则不会给瑶人留下世代难以磨灭的印记。但作战对象为谁?民间传说与史家记载众说纷云,难以考证。有人认为是“房王”,并指出房王都于今湖北房县。瑶族民间文献《过山榜》也有个别版本指“房王”,也有的指“番王”,多数指“高王”。我们认为说是“房王”不太可能。“房”、“番”二字音近,“房王”当系“番王”的误传误记。又案,“番王”之“番”,古人用以指“外番”,如“西番”。此意与汉文史籍所载犬戎或戎吴意近。在高辛氏时代,居住在西北境内的民族向东南方向迁徙,进入中原地区,与向西发展的东夷高辛氏族人发生冲突的可能性是存在的,犬戎即是其中之一。“犬戎”《民族词典》释为“畎戎”、“畎夷”、“昆夷”、“绲夷”、“混夷”等。商周时,游牧于泾渭流域的今陕西彬县歧山一带,时以马匹等与中原贸易。但其势力强大是在周穆王时。夏以前是否与高辛氏有过冲突?范晔书既云:“昔高辛氏有犬戎之寇”,或许有一定根据,也可能为另一犬戎,现在已经难以查考。丁山先生考释甲骨卜辞“犬廾,氏”认为,混夷、昆夷、畎夷并非犬戎(西戎),而是卜辞中提到的“犬侯”,为东夷的一支。他说,“由‘令犬侯周’及‘令犬吉王事’测之,犬侯与商王朝的关系,至为密切,宜为‘内服的侯亚’。”商朝的“铜器中有亚犬鼎,当是犬侯的遗物。” 他指出,犬侯为商朝内服的侯亚,在周人文献里当称为“犬夷”。《诗•大雅•帛系》颂古公父烈功:“混夷马兑矣,维其喙矣。”混夷,《说文》马部作“昆夷”,口部作“犬夷”,《史记•匈奴传》说“周西伯昌伐畎夷氏”,《索引》韦昭云:“春秋以为畎夷。按畎音犬,大颜云,即是昆夷”。而《山海经》所云“犬戎”系西戎,非东夷的犬夷。并指出犬夷封地在犬邱,即今河南之太邱。我们认为,这个与商人关系密切在商代被列为亚侯的犬侯,其祖先可能即盘瓠部落首领,故是东夷,而非内迁之西戎。据此分析,不能说高辛氏时代,盘瓠部落曾与畎戎作战,否则逻辑不通。

  瑶族传说盘护王浮海七天七夜到达高王国中咬杀高王,有人据此推论是渡海去打高丽王。考高丽为中国部落名、古国名,亦称“古高句丽”,《逸周书•王会解》作“高夷”,《汉书》作“高句骊”。在今辽宁新宾县兴京老城附近。盘瓠部落渡攻打高丽王,在“渡海”与“离王”这两点上可与传说吻哈,盘瓠部落作为东夷高辛氏部落联盟一员,如属地临近山东境内之渤海湾,渡海作战也有条件。但在公元前2500年—前2000年,一个远居于辽东半岛的部落有必要和有可能千里迢迢跑到山东半岛来侵寇高辛氏吗?总之,我们今天论盘瓠故事,只能认定盘瓠是高辛氏时代一个以犬为图腾的氏族部落,它早期活动在今山东境内,也许在偏北的地方。以狗为图腾,或许与其经济生活以狩猎为主有关。它加入过高辛氏为首的部落联盟,与被称为犬戎或戎吴的部落打过仗。战争的时间应该公元前2500年至前2000年之间,而不是此后。战争地点应在北方而不在南方。在战争获胜之后,因有功而与高辛氏女联姻走入南山,即离开故地南下进入山区,仍过着狩猎为生的生活。与高辛氏女产下六男六女,自相婚配,应是繁衍出了十二个内婚的胞族。至于传说中的变异尤其是后人附加的成分,不能也不必事事对号入座,给历史贴上人为的标签。


  作者:张有隽

分享:
标签: 瑶族 盘瓠 传说 考释 | 收藏
参考资料:
[1] 瑶族网 http://www.cnyaozu.com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赵明8赵明,瑶族,出生于1964年,广东连南瑶族自治县人,毕业于广东民族学院,长期从事决策研究工作。现任全国(广西)瑶族研究会常务理事、瑶族语言研究会副会长,创建了瑶族在线网站和瑶族网网站,为瑶族文化的推广宣传做出了积极贡献。

行家更新